能挣钱的道儿几乎都在中超公司那你让中超球队
分类:中超 热度:

  不久前,德国转会市场管理员Asaikana在微博中指出了中国足协在官网发布的《中国足球协会超级联赛商务管理规定》中,第十章的一条细则写道:“2019赛季,比赛服背后广告位置从号码正上方变为号码正下方,号码正上方的位置留给球员英文或拼音名字。”这也意味着,自1994年职业化以来,中超联赛终于结束球衣上没有球员名字这一业余的举动。

  这一举措也是足协少有的顺应民意和主动接轨国际潮流的举动之一,的确是值得球迷和俱乐部高兴的行为。然而当我详《中国足球协会超级联赛商务管理规定》之后,我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如果大家对J联赛有所了解,你会发现在联赛商务开发这一块,中超在日本联赛面前就是个“弟弟”。接下来,我们就从几个方面将中超和J联赛放在一起对比,你就会发现中超联赛的商业化进程依然是任重而道远。

  首当其冲同时也是老生常谈的就是球衣赞助商的问题了。在耐克与中超公司的合同2018赛季结束到期后,耐克将与中超公司续约10年,这意味着中超各队球衣装备很可能继续被“打包”至2029年。根据《中国足球协会超级联赛商务管理规定》的第十章第三十七条通告得知,各中超俱乐部的全套训练和比赛装备需由中超联赛赞助商统一提供。

  据报道,耐克此次为中超开出的报价为10年30亿人民币,赞助方式为现金+产品赞助,其中现金部分共计8亿元,产品部分价值共计22亿。平均到每家俱乐部每年将会拿到约500万人民币现金以及耐克供应的价值近1400万的产品。但是令到球迷感到无奈的是,耐克为中超球队设计的球衣实在是千篇一律,不少球迷吐槽除了像国安、恒大、申花这样的豪门球队拥有自己少数的独立设计之外,其他俱乐部的球衣无论款式抑或细节设计方面基本一模一样,只是换一个颜色和队徽而已。

  于是乎,中超队的球衣销售就陷入了一个死循环——你的球衣丑,球迷不买账;球迷不买账,销量自然低;销量低,耐克公司就愈发的不重视。

  J联赛则与中超联赛完全相反。各支球队可以自行寻找其球衣赞助商,J1联赛18家俱乐部的球衣赞助商分别由10个不同的球衣赞助商组成,除了彪马(PUMA)、耐克(NIKE)、阿迪达斯(Adidas)这样的国际大品牌之外,也不乏其国产品牌美津浓、亚瑟士等等。

  同时当球衣赞助商存在着竞争,那么在球衣设计相继被逼着推陈出新。因为球衣是球队获得收入的最首要来源,也是球迷们支持球队所需要的必需品,所以各家俱乐部都会想方设法设计出一套精美的球衣来吸引球迷。日本各家俱乐部有权力对球衣的设计提出意见,甚至是自行设计球衣的。所以这就不难明白为何耐克的中超版球衣如此的模板化了,反正你不爱穿也得穿。而日本联赛就不同了,球衣设计若然让俱乐部、球迷不满意,那就换一家呗,大丈夫何患无衫,对吧。

  万幸的是中超俱乐部还存在像国安这样硬气的球队。不久前,北京国安因不满中超公司赞助商耐克对球衣的设计及利益分红,计划自主招商其他运动品牌。这事也引起了耐克公司的重视,经过长时间的沟通后,耐克也为国安让步。从2020赛季开始,耐克将为北京国安提供全球独一无二的球衣设计方案。这或许会让中超的球衣能够有质的飞跃,至于未来如何,我们拭目以待吧。

  球衣不仅是球迷的宝贝,更是商家的金矿,而球衣广告是其中最为值钱的。这种情况不仅是J联赛,欧洲俱乐部每年的收入其中的1/3来自于广告赞助,广告赞助不菲的价值则需要更为合理的配置。据日本足协公布的官方资料,从2012年到2015年, J1联赛的18支球队都在各自球衣上拥有包括球衣赞助商的商标,胸前广告,背中上部的广告,袖章广告,以及短裤左下部的5处广告位。 这给每支球队带来的年度商业收入约在14亿到15亿日元之间(约合人民币8000万到8700万元)。而2016年赛季,J1联赛增设了“球衣背中下部”的球衣广告位,让 J1联赛平均每支球队的商业收入突破了17亿日元大关(约合人民币1.05亿)。

  而看到商机的日本足协当然不会放弃继续开发的机会,在本赛季,日本J1、J2和J3三级联赛的各俱乐部球队更是将广告位发展到锁骨的位置,也就是“锁骨广告位”。J1联赛历史上的第一个锁骨赞助商率先由鹿岛鹿角队取得,他们已经与Mercari公司签订了新的赞助合约,而赞助金额大约在1年2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100万)左右。

  反观中超联赛,足协规定只有主场、客场比赛服的上衣胸前、背后、右臂可以发布广告。同时,对于中超的俱乐部来说,球衣的胸前广告更多是为其球队背后的企业作为宣传为主,所以很多俱乐部会选择将球衣广告留给自己,而不作招商,或者说是“自己赞助自己”。

  除了球衣广告收入,球场广告收入也是足球俱乐部的一个主要收入来源。在联赛一众赞助商权益里面,最直接的是赛场场边广告,据统计,一场中超比赛的场边广告赞助商在三十个以上。这些广告一般会出现在球场边上的LED广告牌,以及球门后方的3D地毯、球网后固定A字板以及观众席+替补席等地方。

  而从足协发布的《中国足球协会超级联赛商务管理规定》里面,你可以清晰发现,这一块广告的开发大权基本全在足协手上。其中最重要的场边LED广告,每场90分钟的比赛,55分钟球场LED屏幕的广告都归中超公司统一招商,留给俱乐部自己招商展示的时间只有35分钟。中超公司所有的55分钟广告时间内,冠名赞助商平安拥有8分钟广告时间,官方合作伙伴5分钟,官方供应商3分钟,个别赞助商1分钟。

  反观J联赛在场内广告方面,日本足协却是完全放权交由俱乐部自己招商。而J联赛商业开发最顶级的球队——浦和红钻为例子,浦和主场埼玉2002体育场的一个广告位的售价从1000万日元到50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60万到300万)不等,视广告滚动次数以及时长而定。所以一个赛季下来,单单凭借场边LED广告屏招商,俱乐部的收入可高达7亿日元(约合人民币4000万)。这还不算球场内其他地方的广告招商的收入。根据浦和红钻2017年的财报来看,他们一个赛季的广告收入可以达到31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9亿),单单场边广告招商这一块就占了四分之一之多。

  当然,这也得益于浦和在上赛季在亚冠中夺冠的出色表现,换来了商业上明显成果。本赛季,J联赛的另一支球队鹿岛鹿角同样在亚冠赛场过关斩将,为J联赛夺得亚冠改制以来的第4座亚冠奖杯,也为鹿岛鹿角带来一笔可观的收入。在中超球队仍需要靠烧钱换取冠军的时候,J联赛的球队却已经学会用冠军去赚钱了。

  另一方面,转播权也是一个足球联赛必不可少的收入来源。这一点本来中超公司是做得相当不错的,他们在2015年与体奥动力公司签下了一份价值80亿天价为期5年的合同。2016赛季,体奥动力全额支付给中超公司10亿元。这是中超联赛进入80亿之后的第一年,各俱乐部年底分红也大幅提升,从2015赛季的1400万人民币左右提升至6000万人民币左右,翻了4倍。

  然而到了2017赛季,中超联赛的U23政策出台以及限制外援出场人数等一系列措施让联赛精彩程度大减,这也引起了体奥动力公司十分的不满,向中超公司提出重新谈判。最终僵持了很长一段时间后,转播权的合同从5年80亿变成了10年110亿。

  日本足协在发展J联赛中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譬如关于电视转播权,J联盟是用两种方法经营的。首先由联盟统一出售,然后再由各俱乐部自己向地方电视台出售,这样可以最大限度地获取利益。J联盟将转播权统一卖给NHK等几家大电视台,每轮联赛由他们首先挑选几场比赛转播,没被挑上的比赛则再由相关俱乐部第二次出卖。J联盟和各支球队的良好商业市场合作,让J联赛的价值被无限放大,绝对是日本足球近年来无比红火的重要基石。

  商业开发能力的高低,正日益成为能否跻身真正豪门的“标志”。如果你有去过中超联赛的现场看球,你不难发现的是,除了极少数的俱乐部拥有自己的专卖店卖着少量属于自己的商品之外,其他的基本就任由周边商品的开发活动交给了小商小贩。

  而日本做起赛场周边营销来,可谓是驾轻就熟。同样拿上文的J联赛劲旅浦和红钻做例子,他们的官方商店正正坐落在球场不远的浦和美園站一层里面。每一位从外地来的旅客或者本地的球迷来到,他们不需要费多大的力气就可以找到浦和红钻的官方商店,既可为客人节约时间,也可以让其客流量变大,可谓一举两得。

  在官方商店内,球衣、围巾、包包、手环、笔盒、手机壳、挂历、台历、雨衣等等的关于球队的周边可谓是琳琅满目。毫不夸张地说,日本的俱乐部在周边商品开发这一个领域是做到了极致。

  同时在中超个人和球队的推广上,中超公司并没有对球员进行全面的商业开发,球员除了工资和奖金外基本再无其他收入。足协手握球员肖像、资料、声音等权利的时候没有对球员个人进行深层次的开发,俱乐部就更加是指望不上了。

  一个联赛的商业化程度从侧面反映出一个联赛的职业化程度,周全的经营方针和高度发达的商业开发是一个健康发展的联赛所需要的。就目前来看,中超联赛依然是任重道远。事实上,中超的俱乐部完全可以依靠自己的努力去达成球队自给自足。但是自身的忽视和不在乎以及中超公司的各种限制,俱乐部并没有成长为一个良好且健康发展的体系。

  或许对于中超俱乐部背后的财主集团来说,打响自己的名堂比球队健康发展重要得多!未来?谁知道呢?或者说,谁关心呢?

上一篇:中超-塔利斯卡进球伤退杨立瑜失良机 恒大1-0斯威 下一篇:中超第4轮女球迷集锦 大连美女赢了!_高清图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